手机购彩APP

                                                                来源:手机购彩APP
                                                                发稿时间:2020-08-12 21:06:58

                                                                2019年10月,即新冠疫情爆发前,IMF曾预测,2022年美国经济将增长2.1%,2021年底则将累计增长3.9%。但到2020年6月,在分析了新冠疫情的影响后,IMF预计2020年美国经济将收缩8.0%;到2021年底,美国经济仍将比2019年收缩3.9%。也即是说,从2020年至2021年间,美国GDP年均增长率将为负1.9%。这甚至比IMF2020年4月所做的预测更糟糕,当时IMF预测2019-2021年美国年均增速将为负0.7%。此外,鉴于2020年第二季度的实际结果,IMF对美国经济的预测仍然有些过于乐观。

                                                                如前所述,IMF在其2020年6月的预测报告中并没有对以当前汇率或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世界增长份额进行预测,其只对以剔除通胀因素后的美元计价对经济增长进行了预测。但其6月份预测的增长模式与4月份的预测相同,后者是以购买力平价进行预测的。因此,世界经济增长的基本格局不会改变。2020年4月IMF预测,2020-2021年95%以上的世界经济增长将源于发展中经济体——51%源于中国,44%源于中国以外的发展中经济体。不到5%的世界经济增长将源于发达经济体。这必然会对世界地缘政治形势产生重大影响。

                                                                因此,按照经济增长形势计划,2020-2021年世界将被划分为两个经济区域。第一个将是增长相对活跃的区域,以中国为中心,但也包括一些重要的亚洲经济体;第二个则是经济收缩/停滞的区域,以美国为中心,包括一些发达经济体。

                                                                图3所示的是IMF对2019-2021年中国和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测的比较,相信有助于大家看清这次疫情对美国纯短期和中期经济的影响。

                                                                上文已经分析了这些经济趋势所带来的地缘政治影响,以及这些影响带来的连锁反应令美国陷入自越南战争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但有必要指出的是,美国所发生的事情不仅从根本上影响了美国内政,而且影响到了美国经济增长趋势。尽管从外部视角看,美国对新冠疫情应对不力(死亡人数超过13万,病例数达300万),可能看起来不仅仅是一种“非理性”,但事实上却是一种致命、完全一致的资本主义经济逻辑。

                                                                如图1所示,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对美国经济的影响远大于国际金融危机期间。从2007年第四季度(金融危机前经济周期峰值)至2008年第二季度,美国GDP仅下降0.1%。2009年第二季度(国际金融危机的最严重时期),美国GDP比国际金融危机前水平下降4.0%。但2020年第二季度,美国GDP比危机前水平下降10.6%。也即是说,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对美国的总体影响是国际金融危机时期的2.5倍,而从新冠疫情危机爆发之初的衰退速度来看,是国际金融危机期间的100倍。

                                                                IMF预测,与亚洲经济增长形势相反,2019-2021年G7的每个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均将有所收缩。预计2019-2021年德国GDP将增长-2.8%,同期美国和意大利GDP则将分别增长-3.9%和-7.3%

                                                                由于美国无力阻止自身陷入经济衰退,美国统治者要想阻止其与中国的力量关系拉大,唯一的办法就是试图减缓中国经济增速。因此,美国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的灾难性表现,决定了它必须从战略上疯狂地编造谎言攻击,试图减缓中国经济发展增速,而中国自身则必须就下一段的经济发展未雨绸缪。从战略上来说,美国将从外部经济和内政这两方面同时对付中国:

                                                                同时,美国必须试图在中国国内制造压力,阻止中国利用其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如果美国的计划最终成功,那么作为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美国在与中国的斗争中可能会取得胜利;如果中国仍坚定走自己的发展道路,那么奉行资本主义的美国就不可能赢得与中国的斗争。当然,美国这样做的最终目的是推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推翻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的领导——尽管美国当权派也不认为他们在短期内能达到目的,尤其是在中国共产党由习近平领导的情况下。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特朗普打算双管其下: